我还是不愿相信,2009就这么过去了,再一次看了09年年初老丘写的文章,好像瞬间穿越回我的高中,一切都还是那么的熟悉.2009留给我的印象真的很少很少,于是我一直以为并不会写下什么总结了.晚上忍着world wide wait的网速,翻墙来到friendfeed,查看过去一年的条目,我才知道原来我的2009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单调,不妨挑几件谈谈我的感受.

有两个博客我过去一直很喜欢,小羽的跟和菜头(原站已经被墙了)的.小羽文字很软很粘,是闷骚女的那种脉脉含情,对于思春了一年的我来说,算的上是同病相怜;和菜头嬉笑怒骂,幽默中不乏一丝温情,树洞系列让我看到了人间冷暖,世态炎凉.很可惜的是,我已经很久不上这两个博客了,我已经过了欣赏小羽的阶段了,更已经过了欣赏和菜头的阶段了,我无意于说小羽太过矫情,也无意于说菜头在一批粉丝的吹捧中掉进自我的深渊,我仅仅是迷上了Steve Jobs.我已经记不清<iCon Steve Jobs>一书上都透露了什么,只是对于这么一位天才的任何褒贬都多少有些不近人情,当年青涩的长发少年现在已是如此沧桑,癌症夺去了太多属于Jobs的时光.我很庆幸自己生活在这么一个天才泛滥的年代,因为能有一个值得膜拜的活的传奇是很重要的.很无奈的是,Jobs并没有写博客的习惯,Google Reader上每天上百条的低质量博文让我惊慌不已,于是,5月份时我毫无备份地删去了收藏夹里上千个网页,所有的subscription也全部悉数退订.那段时间,打开电脑是一脸的盲目,我不知道该看些什么新闻,听些什么音乐,烧些什么博文,这并不好受.不过我又回来了,不是吗?正如Steve Jobs说的,人生有太多的选择,follow my heart就够了.

从小我想做一个宇航员,初二抛弃掉这个很可笑的理想后,我梦想着成为翻译家,因为可以与我心爱的朋友一同分享我的见闻,可惜高考前偷懒没有参加英语口语考试,于是来到了计算机这个有些尴尬的专业.09年暑假闲在家里无聊,于是在译言上试着翻译了几篇文章,读者数篇均也到了1000+,好在在我开始有点得意的时候,一篇花费了我接近6个钟的才翻译好的文章发布不到半个钟就被管理员删帖了.伤透了心的我离开了译言,并且决定永远不再翻译时事文章,政治是一门我不可能把握的艺术.后来译言发生了不幸,我也不是太过在意了,不过金溪大学士的教诲我是不可能忘记的.翻译不该做随心所意的解释,字字斟酌才是对原作者的尊重.其实很多事都是如此,没有十足把握,做了不如不做.而且,尽心是不够的,用心才能无所愧疚.

写到这里,我才知道原来还有好多想说的无法一一记下了.清明时和老丘去了一趟桂林,还是怀念下当初的感觉(需翻墙)吧,”在桂林的时候觉得桂林一点不美,觉得桂林美得时候我已经不在桂林了..什么时候能多懂得珍惜,什么时候能少些遗憾..死去为了活来,活来为了追求..不要等到最后才发现属于我的祭坛上,我却什么都没有留下…”

最后,在360天的单身后,我终于抓住了2009的尾巴,交了一位相当可爱的女友.希望2010年我们能够过的开心. ^_^

P.s. , 下面是老丘去年的文章,才想起08年我没写总结呢,原来是老丘把我想说的都说完了啊.

2009.1.2 1:57。心情还是有点乱的,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深夜一个人坐在台灯下静静地看着庸俗的网络偶尔出现的干净的文字。都是些什么什么回顾2008,什么什么展望2009的东西,2008过得似乎有些仓促,几十年的大事都在一年发生了。但又似乎离我们很远,是我们的冷漠,还是世界的寂寞。乌有之乡看到一篇文章“改革30十年,我们该往哪走”看了之后是更大的困惑。曾经听过一句话“没有目标没有方向没关系,只要努力就是了,剩下的命运只有安排”。我发现上大学后自己变的更随性了,也就更“幼稚”了,懒得去辩解。这是sister(信科男)的特质吧。。昨天群发了一批短信,莫非新年快乐云云。至少没别人用飞信发的感情那么cheap吧。很久没群发过了,很久没联系过了,再见面时还一样吗?或许吧。每次回家跟同学聚会,每次去的都只是那几个人了,没来的以后也不会来了。回去是免不了回东中的,去看看小卖部的鸡腿有没有涨价,东山桥下不知道还有没有打包的牛腩。。。但是想来想去,我们究竟也没留下多少了。曾经的402,三四个挤在一起冲凉,三四个人一起弹吉它,当时最喜欢的歌是Beyond的。不知道沧桑是什么却唱着500的悲凉,哈哈,唱出一半了吧。然后搬到了202,告别了SB的高一。到班里后发现原来只有六个女生,现在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了。在70周年纪念楼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不知道老胡的哪个秘书想出来的八荣八耻,害我抄了一百遍。然后看着Becky踩着八字脚而来,其实不用脚步声,光从3楼传来的香水味就应该有所警觉了。那时感觉自己比较沧桑,在高考的前一天,我,小吴,标还架着我姐那辆50CC的助力车,爬上千佛塔,当时每人好像都记下一副楹联,现在只记得“坐历五帝四朝不觉沧桑几度,历经十磨九难乃至世事无常”这句了。然后一个去了浙大,两个到了中大,转眼那已是一年前多点事情了。之后还去过一次千佛塔,高考后的第二天好像,之后就再也不想去了。回首那些年,那些事。已经快要渐渐模糊了,现在的我已经同化在大学这个概念里了。2009呢,据说会是中国困难的一年,跟我有多大的关系呢,该做的实验报告还是要做。就算你想把布置这个作业的老师阉了拉出去喂狗,那又能怎样,还不是要乖乖地做,明知是无益的,我们都慑服于当权者的淫威之下了。听说明天图书馆开馆了,睡觉以庆之。是时3:02. 人静,心犹乱,独徘徊。。。

update by 小吴 2009-1-2 :老丘“幼稚”,小吴“稚嫩”,异曲同工,两位女生,“孤僻”与“自闭”齐飞,08共07滚去,“知难而退”,痴人说梦..homesick,lovesick,friendsick,最后是dongzhongsick, 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